五座大山——下届韩国政府国政难题盘点(下)

发稿时间 2022-01-14 14:04
今年3月9日,韩国将迎来第20届总统选举,在全球产业链竞争加剧、区域政治格局变化莫测背景下,新一届韩国政府将在社会民生、经济、外交安保等多个领域面临挑战。韩国社会舆论认为,“政权交替”是选民最为关注的焦点,但不论朝野任何政党执政,新政府都将与韩国社会与经济的“顽疾”斗争。特此本报推出《五座大山——下届韩国政府国政难题》系列报道,与读者一同盘点国政难题、探求对策良方。

▲提振经济与生育率

生育率低迷和老龄化问题严重拖累韩国就业市场,打击经济发展积极性。依照韩国企划财政部预测,2022年韩国经济增长率为2.2%。有悲观预测指出,在不改革经济结构前提下,韩国经济增速将以每五年1%的速度减少,到2030年将降至0%。

另一方面,韩国可参与生产活动人口总数从2018年起开始减少,韩国统计厅等政府部门发布数据称,未来50年,韩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将减至当前的一半以下,总计减少2000万以上。韩国的总和生育率也在2020年创下0.84的历史新低,而如果韩国要维持5200万的人口基数,生育率需要稳定在2.1。在经济发展缓慢和社会观念变化的大背景下,许多韩国年轻人推迟甚至放弃结婚和生育,韩国的“人口悬崖”危机(劳动人口数量骤降)迫在眉睫。
 

三星电子总部 【图片提供 韩联社】


企业投资方面,由于韩国经济结构过度依赖大企业,而大企业的投资过于集中半导体,这对于韩国就业市场均衡发展不利。统计显示,韩国2020年全行业设备投资规模较2015年减少15%,制造业在过去五年间设备投资整体减少8%。若将半导体产业排除在外,过去五年全行业设备投资规模减幅将达到26%。全球工业产品市场上,“中国制造”的市占率2014年至2019年增加0.29个百分点,同期韩国在该市场的份额则缩水3个百分点。

为保持经济活力、增加就业,新政府需要进一步提高企业投资的积极性,同时提升全要素生产率,在企业税改革、构建企业生态、引导企业增加研发投入、人才培养等领域应当制定新的对策。

▲负债风险

韩国银行(央行)认为,家庭负债是韩国经济最大的风险因素。据统计,韩国家庭贷款和公共机构负债总额在2016年为2307万亿韩元,2020年增加至3025万亿韩元,五年时间增加31%。国际金融协会(IIF)公布统计显示,在全球主要37个国家当中,韩国的家庭负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处于最高水平。
 

市民从首尔市内一处银行贷款广告前走过。照片拍摄于2021年12月20日。【图片提供 韩联社】


央行近期再次就家庭负债问题发出警告。从央行近期公布的《2021年下半年金融安全报告书》来看,韩国家庭和企业负债规模约为经济总量的2.2倍,不动产价格与经济条件相比偏高,这种金融两极分化持续发展的最坏结果将使经济出现3%的负增长。

有观察指出,政府政策措施对于抑制家庭负债增长的效果是暂时的,韩国经济结构过于依赖负债的“慢性病”很难根治,新政府能否改革经济结构,才是遏制家庭负债恶性循环的关键。

相关报道:
五座大山——下届韩国政府国政难题盘点(上)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