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996"我想要自由! 韩国超100万青年选择"飞特"生活

发稿时间 2024-02-12 16:36
"알바로 먹고살래요" 韩 아르바이트로 생계 유지하는 프리터족 확산
来自首尔的大学毕业生赵某,在毕业后选择了在家附近的便利店每周夜间工作3至4天,工作时间为晚上11点至次日上午9点,每晚工作10小时。她还利用空闲时间在Coupang(韩国电商巨头)从事包装兼职。赵某之前曾在一家视频相关公司工作,但一年多后便选择离职。赵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严格的组织生活和不志同道合的同事见面工作,对我来说是种折磨。与其如此,不如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赚取足够的生活费,过上舒心快乐的生活。虽然有时也会感到焦虑和不安,但我对目前的生活状态感到非常满意。”

靠打零工为生的韩国“飞特族”(freeter)人数逐渐成增加趋势。“飞特簇”是一个混合词,来自英语的free (自由)和德语的arbeiter(工人),指的是以正式职员以外(打工、兼职等)的身份,来维持生计的人。以去年5月为准,青年就业者中每周工作不到36小时的“超短期劳动者”为104.3万人,同比增长22%。

超短期劳动者人数增加的主要原因是企业和个体户因经济低迷而增加了短期工作岗位。与此同时,部分年轻人也自发选择成为“飞特族”。据分析,这一现象是由最低时薪的提高,使得一些年轻人更愿意以短期工作来维持生计,而不愿受长期全日制工作的限制,从而有更多的时间去追求他们真正想做的事情。

去年8月,韩国统计厅发布的“经济活动人口调查”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去年5月,年龄在15至29岁之间的青年就业人口为400.5万人,其中有104.3万人每周工作时间不足36小时。这意味着全体青年就业者中有26%选择“非全职”工作。

去年每周工作时间不足36小时的青年就业者数量较2022年(85.6万人)增长21.8%。值得关注的是,毕业后每周工作时间不足36小时的青年就业者占总人数的47%(即48.9万人),相当于兼职工作青年就业者总数的一半。其中,有74.5%(约33.3万人)的受访者表示“想继续靠打零工维持生活”,并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满意。据分析,这是因为相较于下班时间固定、受组织限制的正规职工作岗位,年轻人更倾向于选择兼职非正规职,即使薪资较低,但拥有相对自由的工作时间。

此外,经济低迷导致招聘新员工的大型企业数量减少,青年群体对职业的认知也发生了变化。随着最低时薪的上涨,可靠打零工维持生活也成为了年轻人实现生活费自由的选择之一。他们利用剩余时间,努力追求自己的梦想,或者过充满乐趣的生活。

韩国就业门户网站Incruit于去年10月面向815名会员进行了一项关于“飞特族”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71%的受访者对“飞特族”持肯定态度。

对于飞特族持肯定态度的理由,表示“能够过上自由自在的生活”的受访者最多,为46.1%。其次是“可以减少社会压力,有益于健康”(22%),“可以有更多时间用于兴趣爱好等方面(17%)”,“可经验各种各样的工作”(13.3%)。

专家分析认为,这一现象应被视为社会上新兴的就业趋势。汉城大学经济系教授金相峰(音)表示,随着日本的雇佣水平和最低时薪的提高,许多年轻人开始接受靠打零工维持生活的情况。因此韩国应意识到这一现状,有必要建立适应这一趋势的工作环境。
 
【图片提供 网络】
靠打零工为生的韩国“飞特族”(freeter)人数逐渐成增加趋势。【图片提供 网络】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기사 이미지 확대 보기
닫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