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属于千禧一代的“眼泪”

发稿时间 2021-09-13 16:15
一项调查结果显示,韩国MZ世代(1981至1995年出生的千禧一代和1996至2010年出生的Z一代统称“MZ世代”)的理想和现实差异非常有趣。 MZ一代在为未来做准备的同时,也热衷于能给当下的自己带来快乐和幸福的消费。韩国媒体Money S的问卷调查显示,MZ一代10人中有9人以上在做理财,除传统方式的存款外,还在股票、房地产等投资加密货币。令人惊讶的是,与“赌上全部资产”及“贷款负债投资”等社会对该年龄层的认知不同,他们偏爱稳定型投资。不仅是理财倾向,MZ一代的消费、结婚及生育计划、新冠疫情大爆发前后休闲方式的转换、压力因素及缓解办法等方面的结果也呈现出多样形态。本次结果是由韩国媒体Money S以国内438名MZ一代人群为对象进行《国内MZ世代消费倾向实态调查》得出。


▲千禧一代, 一群在21世纪初迎接成人礼的YY们

“别人发财和我说干嘛,不是我的都没用”,这是2012年上映的电影《盗贼同盟》中饰绳技高手耶妮可一角色的全智贤在剧中展现了存在感的一句台词。剧中“澳门朴”(金允石 饰)退伍后带着80万韩元前往澳门,一夜间赚得88亿韩元后,耶妮可对此做出了上述回答。这番话代表了千禧一代的真实现状。千禧一代是指出生于20世纪时未成年,在跨入21世纪(即2000年)以后达到成年年龄的一代人,这代人几乎是在电脑、智能手机、互联网及全球化信息等的形成与发展洪流中成长的。虽然与老一辈相比“书包带更长”,对自己的期待值也高,但对于他们来说现实壁垒非常高。如果用表面上的富饶和全球化的世界来定义生活,那么可以用“压抑和愤怒”来形容韩国挣扎在贫困中的千禧一代现状。
 

[图片来源 gettyimage]



▲理想与现实背离感现象

在社交网络服务平台(SNS)上,千禧一代频繁的上传着能够彰显个人能力、才智的“认证照”,但同时却因“对我而言无法想象的高房价”而受挫。从购房开始便步履维艰的韩国M一代,结婚生育及进一步发展变得更加渺茫。公寓价格暴涨和全租市场的缩小,让即将面临结婚和生育问题的M一代叹息不已。今年3月韩国土地住宅公社(LH)员工涉嫌违规投机房产事件也给M一代的安家计划“火上浇油”。在当时情况下,原本稍有稳定的购房需求受到刺激,以二、三十岁购房者为中心,或再次出现“恐慌式购房”,需求导致房产市场再次升温,房价随之不断走高。

据KB国民银行房地产部门调查结果显示,以2009年1月为基准,首尔市内公寓的平均交易价格为5.1925亿韩元,与以2017年5月相比上涨了17%。但是,以今年4月为基准,仅4年间就飙升了83%,达到11.1123亿韩元。随着韩国房价的不断攀升,这是韩国房价处于前20%的住宅价格首次平均突破11亿韩元。同时,显示高价住宅和低价住宅价格差距的五级倍率也达到12年半以来最高值,房地产资产两级分化问题更加严重。

受新冠疫情余波影响,月薪一直处于相对冻结水平,同时房价上涨却未止步。对于韩国的千禧一代,在学费贷款等负债累累的情况下,别说是买房,连从父母怀抱中独立出来都不敢想。Money S的调查结果显示,438位应答者中62.3%(273人)现在与家人一起居住。对于“结婚计划“的回答中,超5成(153人)表示虽然有结婚意向,但想尽量推迟结婚时间。
 

【图片来源 gettyimage】



▲富饶中的贫困 最不幸的一代?

新冠疫情长期化下,雇佣市场不佳、工资停滞、物价上涨等对于迫切希望经济增长的M一代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危机。由于房价暴涨,M一代很难实现“安家梦”,而同时他们却面临着以低工资生活的现实。美国《华盛顿邮报》表示,新冠疫情让经济陷入危机,M一代经历着经济增长缓慢的时代,这比任何一代所经历的经济发展速度都慢,M一代是历史上最不幸的一代。

另外,调查还显示,在所有应答者中有30.8%(135人)的人把“职场”选为诱发压力的因素。因此,部分M一代推翻了就业后结婚、生育、购房、存退休资金的顺序,选择就业后先考虑自我投资或为自己准备退休资金,打开了跨越主流的新趋势。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相关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