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er员工自杀 韩国IT业“内卷”引发的悲剧

发稿时间 2021-06-14 16:05

本月7日,在位于京畿道城南市的Naver办公大楼前,Naver工会举行记者见面会,呼吁公司彻查事件还员工真相,并制定相关对策防止再次发生类似事件。【图片提供 韩联社】



韩国最大IT企业Naver的一名程序开发员A某因不堪过重业务负担和长期职场霸凌,上月选择以极端方式结束生命,这一令人遗憾的消息震惊韩国社会。A某留下的遗书中透露自己在工作中遭遇上层领导的霸凌,长期处于压力超负荷状态。

韩国是全球闻名的“IT大国”,但华丽光环之下的另一面,“过劳”、“猝死”、“霸凌”这些令人不寒而栗的词语是挥之不去的阴影。

2014年12月,大韩航空前副社长赵显娥搭乘飞机从纽约飞往仁川时,因不满空姐未将坚果放在盘子里而是整包拿给她而勃然大怒,下令机长将飞机掉头返回登机口,并将涉事空姐赶下飞机,导致航班上250多名乘客因此延误20多分钟,引发著名的“坚果返航”事件。这起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的事件推动《防止职场内霸凌法》的出台,2019年6月这一法律正式实施。已经过去两年的时间,但现实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即使是以沟通和开放、鼓励创意而出名的韩国最知名IT企业也无法避免职场霸凌问题。A某生前好友在青瓦台的请愿板块上写道:“一直以为媒体报道的因工作压力而导致自杀是距离我很遥远的事情,没想到竟然发生在我的朋友身上,上司长期的精神折磨是导致他做出极端选择的原因。”

A某自杀后,Naver委托由外部董事组成的风险管理委员会对此事进行调查。Naver工会在本月7日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经调查发现,从去年开始A某连续深夜加班,休息日也未能休息,尤其是为了开发导航服务赶在上月及时上架,从1月起开始高强度工作。他曾在群聊中透露:“两个月的业务量每天都在加码,实在忙不过来了,感觉这三天快要死了”。由于超负荷业务量,A某所在的部门员工接连离职,但A某的上司、Naver高层B某却认为这一切是因A某所致,在去年10月的一次会议上,B某曾公开表示:“如果再发生员工离职事件,(A某)就死定了”等,对A某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在上月举行的会议上,B某全盘否定A某提出的工作意见,称其为“无稽之谈”,但在会议结束5分钟后又指示按照A某的意见推进项目,还曾要求A某在一周时间内上交100张工作简历。

但真正令A某感到绝望的是公司的不作为。2019年5月,包括A某在内的14名员工曾与Naver首席运营官(COO)崔仁赫(音)面谈,指控B某的种种恶劣行径,但却没有任何变化。之后A某多次试图向集团高层反映情况,但均遭遇闭门羹,最终走上绝路。

一直标榜重视横向沟通、不按资排辈、组织文化健康的Naver设有员工内部匿名投诉体系“With U”和“kNock”。根据Naver公开的《ESG报告》显示,去年有6起通过这两大系统进行的投诉均按照公司相关规定进行了妥善处理,全体员工接受了“职场霸凌预防教育”,但仍出现这一令人遗憾的事件,令人质疑这些公司内部的体系徒有虚表,只是为了应付有关部门的要求。

IT业是韩国经济的支柱产业,早在上世纪80年代,韩国政府就将尖端科技作为立国战略。卢武铉执政时期更是连年将仅次于国防预算的财政不吝地投向IT产业。经过数年发展,韩国在宽带网络、5G、人工智能等方面均走在全球前列。在号称韩国“硅谷”的京畿道板桥地区,入驻了大大小小韩国的IT企业,政府给予入驻企业优厚的扶持政策,在政府给力支持下,韩国涌现出一批以Naver为代表的IT企业。去年,Naver的销售规模达5.3041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03.69亿元),市值突破62万亿韩元,排名三星电子、SK海力士、Coupang和LG化学之后,是韩国第五大企业。

飞速发展的同时,韩国IT企业也因内部结构上存在的弊端而饱受诟病。尤其在程序开发员这一特定职业群体中,校友之间的“抱团现象”尤为严重,且有明显的排外倾向,这直接导致内部缺乏流动性,“内卷”现象较为严重。某IT企业高层透露,程序员群体相对较为封闭,而留给他们施展才华的舞台十分有限,工作评价多与出身学校、专业及前工作单位履历等挂钩,如果无法获得上司的认可,“跳槽”也并非易事。近年来韩国IT人才海外流失的现象愈发严重,也无法排除这方面的原因。

维持良好的组织文化,制度固然重要,但归根结底,公司决策层的作用更为重要,执行制度最终靠人。职场霸凌事件毫无减少,法案修正的力度较轻也是一个原因。由于没有保护举报人的规定,员工因为担心受到报复,很少会向公司或相关部门进行举报。新的《劳动标准法》将于今年10月实施,Naver员工的自杀事件令职场霸凌这一问题再度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可能将推动有关部门对现行法律进行大刀阔斧的修订,但靠付出生命推动法律进步,这样的代价未必太大了!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相关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