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源不足又遭疫情重创 韩国高校倒闭危机谁之过?

发稿时间 2021-03-02 14:34

今年1月,位于全罗北道群山市的西海大学因不堪财政压力停止招生办学。【图片来源 网络】


进入3月,韩国各大高校陆续迎来开学季,但不少高校却陷入了“招不满人”的尴尬境地,补招人数规模创下历史最高,甚至部分位于地方的高校面临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曾经需要“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才能挤进的大学校园,如今却放下身价表示“只要报名都能上”,短短十几年里,韩国高校到底经历了什么?

▲全球最低生育率致学龄人口剧减

高校“招生荒”出现的根本原因是逐年递减的学龄人口,日前公开的《韩国教育统计年报》显示,韩国高三年级在校学生人数从2018年时的57.1万人连续3年减少,去年仅为43.8万人,与2011年时的63.8万人相比,10年间蒸发了20万人。

进入2000年以后,由于1998年金融危机的后遗症,新生儿人数开始急剧减少。2000年韩国新生儿数量为64万人,2001年减少至56万人,2002年减少至50万人。经济持续低迷,导致年轻人结婚时间一推再推,2000年时,韩国的总和生育率(一国或地区的妇女在育龄期间平均的生育子女数)还维持在1.48左右,2002年跌至1.18后,韩国开始步入超低生育率国家。去年韩国人口首次自然减少了3.3万人,总和生育率仅为0.84,垫底全球,是经济与合作开发组织37个成员国中唯一一个生育率低于1的国家。

生育率低下造成的生源严重不足现象开始逐渐显现,去年12月举行的韩国2021学年度大学修学能力考试(高考)中,实际考生人数仅为42.1034万人,创下历史最低纪录。多所高校生源出现空白,截至上月21日,共有162家四年制本科院校计划补招2.6129万名学生,补招人数创下2005年以后的最高纪录,与上一学年度相比增长了约2.7倍。部分位于地方的高校甚至允许未参加高考的考生报名,几乎是“只要报名就能上”。

▲生源不足又逢新冠疫情 留学生断崖式下降

去年初暴发的新冠疫情令韩国高校措手不及,本就生源严重不足,又加上新冠疫情的打击,令大批高校面临前所未有的财政危机。

今年上学期开学在即,受疫情影响,除了目前现有的滞留韩国的留学生外,新增留学生几乎为零。一所中国留学生占比10%的地方高校负责人称,今年留学生特招时间较往年延长了一个多月,但仍无人报名。位于湖南地区(包括全罗南道、全罗北道、光州市等)的一所私立大学负责人透露,疫情发生前,每年会定期前往越南、泰国等东南亚地区进行招生,但从去年起招收外国留学生工作全部停摆。

除了不愁生源的首尔各主要高校外,位于地方的高校近年来将招收留学生当做是填补生源不足造成财政空白的重要手段。韩国教育部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4月,韩国各高校(包括专科、研究生院等)共有外国留学生共计15.3695万人,时隔6年呈下降势头,语言研修等短期课程留学生1年间减少了30%以上。去年7-12月,入境的外国留学生仅为3.0529万人,较上一学期剧减65.5%。

留学生的断崖式下降令本就财政紧巴巴的地方高校面临巨大压力,位于全罗北道群山市的西海大学已于近日向教育部申请停止办学,东釜山大学也已开始进入停止办学流程,地方高校的“多米诺式”倒闭可能仅仅只是开始。

疫情当头,大批留学生即使想来韩就读也面临着大量现实难题。缩减国际航班导致飞机票一票难求,即使入境后也需遵循14日的隔离规定,线上教学也大大降低了课程的满意度,这些都成为韩国今后吸引留学生的不利因素。

▲后疫情时代的韩国高校路在何方?

人口结构变化本属不可抗力,但韩国高校沦落至今日之尴尬境地实际上在十几年前便可预知。令人遗憾的是,无论社会上对于低生育率的讨论之声有多热烈,学校内部选择闭耳塞听,更无谈制定相应的战略或对策。去年韩国的新生人口仅为27万人,距离本世纪之初减少了一半,按照目前韩国高校的发展趋势,究竟还有几所大学可以维持到18年之后的2039年,供2020年出生的孩子们就读,不禁令人心生疑问。

有关“高校改革”的口号已高喊数年,高校将竞争力下降的原因归结于连续13年被冻结的学费,而对提高教学质量、改革组织结构等内部问题避而不谈。即使教育部已放话各高校可以自主制定学费标准,但恐竞争力被削弱,敢于上调学费的高校仍屈指可数。曾经被学子们仰望的象牙塔,如今衡量学校吸引力的标准竟然变成了学费的高低。更令人无奈的是,高校的管理者们仍一味地将矛头指向政府,不会从自身找问题。即使在只要报名就有学上的当下,稳坐办公室的大学教授们仍没有意识到问题的源头不在校门外,而在校门内。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相关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