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日报韩国生活

不“惧”危险无视禁令 疫情下韩国教会接连惹事端

发稿时间 2021-01-27 14:11
대전 IEM국제학교 목사부부·학생 등 39명 홍천서 확진…

1月26日,据江原道保健部门消息,大田IEM国际学校学生37人在江原道洪川郡确诊新冠肺炎。加上带领他们前来的牧师夫妇,共确诊39人。

同日据大田市方面消息,一名IEM国际学校教职员工子女在首尔确诊。防疫部门对IEM国际学校158人进行首次全体检测结果中,学生确诊112人,教职员工确诊21人,检测结果为阴性的25人居家隔离。

IEM国际学校由IM传教会运营、未被政府认可的非正规教育机构,IM传教会与各地教会合作创办的另一个教育设施——TCS国际学校也出现不少确诊病例。京畿龙仁水枝区的约瑟夫TCS国际学校确诊12人,光州广域市TCS ACE国际学校确诊31人。京畿道安城市TCS学校116人接受病毒检测,2人确诊。

怎么又是教会……?!

韩国疫情第三波大流行高峰刚过,所谓的教会就又不合时宜地站出来给防疫工作捣乱。IM传教会在官网以“迈克尔传教士”为名发文道歉,大意为“给民众添堵了,给政府添乱了”,云云。IM传教会不隶属于任何大田地区的正规宗教组织,创办人“迈克尔·赵”据传是作为语学院的英语教师取得成功,后接受“上帝启示”创办传教会,运营20余处设施分散韩国各地,其他履历不明。

韩国中央应急处置本部社会战略组组长孙映莱26日表示,正密切关注宗教设施集体感染的检测结果。对于处于防疫死角地带的宗教相关非官方教育机构,防疫部门正与教育部、文化体育观光部及各地政府协商方案,以加强管理监督,同时也希望宗教人士自觉遵守政府防疫措施。韩国国务总理丁世均26日主持召开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会议时也表示,政府将动员一切行政力量,防止疫情在教会等高风险设施内的传播。

这不是第一次!

韩国新冠疫情暴发后,教会在每一波大流行中都做出了“积极贡献”。据中央防疫对策本部1月21日发布的新冠疫情一周年统计数据(2020年1月20至至2021年1月19日),宗教设施引发的集体感染占比最多,共确诊5791人占17%。“迈克尔传教士”主动认错、公开名单,并要求学校所有人员遵守政府防疫规定,尚属态度良好。

在去年2月新天地耶稣教证据帐幕圣殿(简称新天地)引发的集体感染中,教会教导信徒不要害怕生病,即便生病也不能停止到其他基督教教会劝说他人皈依新天地,教会亦禁止信徒在祷告会戴上口罩或眼镜。教徒隐藏身份,藏匿行踪,拒绝病毒检测,造成恶劣影响。在新冠疫情一周年统计数据中,新天地大邱教会相关确诊5214人,占16%。大邱疫情之后,大邱市政府对新天地教主李万熙提出诉讼,认为他对疫情扩散负有责任,要求索赔1000亿韩元。韩国检方以妨碍疫情调查等为由要求判处李万熙5年有期徒刑。

今年1月13日,韩国水原地方法院对李万熙涉嫌妨碍疫情防控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裁定李万熙无罪。法院在判决中表示,防疫部门要求新天地方面提交设施现状和教徒名单不能视为流行病学调查,而是搜集资料环节,不能因漏报部分资料以妨碍防疫活动罪名处罚。法院则裁定,李万熙挪用公款和妨碍公务等其他指控成立,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李万熙涉嫌在2020年2月新天地大邱教会疫情暴发时与新天地干部合谋虚报漏报教徒人数和集会场所,并在京畿道加平郡兴建名为“和平宫殿”的私邸的过程中挪用5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919万元)的教会资金,并侵吞约6亿韩元。

新天地是一个具有争议性组织,被许多团体指控为邪教团体或基督教异端。2016年11月,英国英格兰教会向约500个教区发出正式警告,要求教会成员警惕新天地教会的附属组织“Parachristo”的传教活动。披着宗教的外衣以神之名行不法之事,政府却因“保护宗教自由”这一条法律拿邪教分子没辙。

“前赴后继”,紧跟新天地!

韩国的邪教门派林立,除了新天地外,还有“爱第一”教会也曾因牧师全光焄的一句“哈利路亚”而名动“京城”。疫情严重之际,全光焄却在去年8月15日光复节这天,领导民间组织在首尔光化门广场举行大规模集会,引发舆论强烈谴责。据统计,与该教会相关的确诊患者共计1173人,“成功”带动疫情第二波大流行走向高峰。

在集会中,全光焄发表“病毒不可怕,上帝会治愈你”、“正因为会染上新冠肺炎才更要这么做”、“室外根本就没有感染风险,哈利路亚!”等煽动性言论,引起争议。在防疫部门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时,全光焄损坏监控录像,拒绝提交部分信徒名单。但上帝并没有庇护他们,全光焄本人后来也确诊。

首尔市政府9月18日下午向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提交关于向“爱第一”教会及其牧师全光焄索赔46.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683万元)的诉状。市政府表示,“爱第一”教会和全光焄拒绝接受和妨碍流调,提交虚假信息,违反《传染病预防法》,导致新冠疫情扩散至首都圈乃至全国。市政府认定其行为造成巨额损失,决定追究其民法上的责任。首尔交通公社也向全光焄索赔30亿韩元。

去年末,因涉嫌在去年4月韩国国会选举前举行煽动性活动而被起诉的全光焄在一审中被判无罪后释放。目前,“爱第一”教会在遵循防疫指南的情况下恢复礼拜活动,而全光焄则被目击在光州广域市与全州等地开展活动。

第三波大流行暴风眼中的BTJ!

入冬之后,病毒的传播能力有所增强,旷日持久的疫情也使人们逐渐放松了警惕,第三波大流行从去年11月中旬起正式开始。与前两次不同,这次流行并未局限于特定的场所和人群,而是在日常生活空间和高风险设施不断蔓延,并且有变异病毒输入韩国。12月13日新增确诊病例首次上千,25日升至1240例,创疫情暴发以来的最高纪录。

首尔东部看守所与庆尚北道尚州所在的宗教祷告设施“BTJ列邦中心”出现大规模集体感染。BTJ为Back To Jerusalem的缩写,列邦指世界各国,主张到信仰伊斯兰教、印度教、佛教地区传教。据悉,2007年塔利班挟持韩国传教士人质事件就与BTJ有关。

BTJ列邦中心违反防疫规定,访问人数达3013人,累计确诊802人。首尔市、京畿道、尚州市分别对藏匿行踪、拒绝接受检测的81人、6人、43人提起诉讼,庆尚北道政府于1月26日吊销BTJ列邦中心法人执照。

与新天地教会、爱第一教会、BTJ列邦中心相比,江西区圣石(音)教会(确诊245人)等其他很多教会出现的疫情,都是小巫见大巫!

为何如此为“爱”痴狂?

宗教信仰是人类所具有的普遍文化特征,为人生提供慰藉,本应教人向善、济世救民,韩国的这几处“似而非宗教(韩国对邪教的称谓)”却在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疫情中,起到了完全相反的作用,成为巨大的传染源。这些所谓的教会表面看上去钱多、地多、信众多,比如去年年初,新天地教会曾高调捐款120亿韩元(约合7041万人民币)给社会福利共同募金会,但被大邱市政府断然拒绝。新天地目前大约有24万名信徒,在国内有55处分教会、266处传教中心、在海外31个国家和地区有28处教会和91处传教基地,财产规模在5000亿韩元左右,教主李万熙的财产状况不明。

与世界各地的邪教一样,韩国的“似而非宗教”也是以传播宗教教义、拯救人类为幌子,也有一个自称开悟的具有超自然力量的教主,以秘密结社的组织形式从精神上控制群众,以不择手段地敛取钱财为主要目的。类似新天地的教会还有不少,诸如统一教、永生教、基督教福音浸礼会、永世教……要论规模,据悉统一教在全世界拥有500至700百万教徒,教主文鲜明2012年死后留下一个资产达10亿美元的“帝国”。

在韩国,当然绝大部分宗教团体都是好的,尤其是大邱新天地教会相关新冠疫情扩散后,大部分老教会忠实地服从政府的防疫方针,在礼拜堂内“保持社交距离”,同时开展在线礼拜。天主教、佛教基本没有出现大规模集体感染,出问题的都是这些“似而非宗教”,为什么邪教会有如此广泛的群众基础?

大约在明末清初的17世纪,传教士开始零星的将基督教带入朝鲜半岛。19世纪末,在日本人的蚕食下,西学救国思潮兴起,尊儒尚佛道的朝鲜人在学习西方人文科学技术的同时,把来自西方的宗教也看成了经典。天主教和新教教会学校在朝鲜半岛遍地开花,它们既教授宗教理念,也传授西方语言文化、法律、医学、工程等实用知识。所以,在近代的朝鲜,教会学校成了公认的新式知识象征。现如今韩国不少知名高校,诸如延世大学、崇实大学、梨花女大、中央大学等都源于基督教会学校。

在韩国独立和早年创业阶段,基督教为韩国人凝聚了民心,争取到了外援,并在某种程度上洗刷了半岛长期对中国称臣、被日本殖民的那种“弱势群体”的民族自卑情怀,基督教在韩国的传播,正赶上了适合的“土壤”。教会还涌现出不少仁人志士。1909年10月26日,安重根在哈尔滨火车站击毙中日甲午战争策划者、日本首任朝鲜统监府统监伊藤博文,他就是一名天主教徒。1919年3月1日处于日本殖民统治的朝鲜半岛爆发一次大规模的民族解放运动——“三一运动”,是由朝鲜宗教界人士组成的“民族代表”33人和青年学生发起,天道教教主孙秉熙与李升薰为首的基督教、韩龙云为代表的佛教势力在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韩国历任总统中也有不少宗教界人士,韩国首任总统李承晚基督教培才学堂毕业后,拿着神父校长的推荐信成功赴美留学。尹潽善、金泳三信奉新教,全斗焕、卢泰愚信奉佛教,金大中、文在寅信奉天主教。卢武铉曾接受天主教洗礼,后因没有认真参加宗教活动宣布“退团”。朴槿惠受到佛教、天主教等各宗教思想影响,没有公开明确自己的宗教,世人所知的是她与永世教教主崔太敏的女儿崔顺实(后改名崔瑞元)是闺蜜。

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基督教在韩国完成了“本土化”。三个主要教派中,东正教在韩国基本没市场;天主教制度严格、权责明晰,要接受西方教会监管,还得“持证上岗”。最后出现的新教,成为了最容易出问题的那个。新教废除了教阶,强调凭信心和诚意即可得到“救赎”,只要“修行得道”人人均可跟上帝“直接沟通”,无须神职人员作为神与人之间的“中介”。终于,凡夫俗子也有了做大“BOSS”的机会,一批“大神”从此脱颖而出……

李万熙于1984年3月14日创立新天地教会,自称为《圣经》中提到之“神应许的牧者”,建立“部长”、“教育长”、“十二支派长”、“长老”等管理人员,对教徒进行环环相扣、步步为营、长达一年半的洗脑教育,最终达到言听计从的程度。如今新天地教徒已经渗透到韩国社会的各个层面,且在传教时隐瞒、伪装身份,甚至对家人也严格保密。在大邱被感染的一位传染病防控办公室主任和一名狱警,都是在确诊后才承认自己是新天地教会信徒的。李万熙出生于1931年,今年90岁,是否能“永生不灭”也许不久就会见分晓,不知道届时信徒们是否还会如此执念?

对于邪教,韩国政府只能限制而无法取缔“一锅端”。关于防疫,孙映莱26日表示,以教会和传教会为中心的零星群聚性感染事件频发,疫情主要通过圣经研究活动等室内小聚会扩散蔓延。政府已要求各地政府勒令祷告院等宗教设施禁止供餐和住宿,他呼吁宗教设施严格遵守防疫守则。

截至27日发稿时,IM传教会相关确诊共计323例,感染在持续发酵……
 

26日,在洪川郡确诊的大田IEM国际学校学生走出当地教会,搭乘公交前往医疗中心接受治疗。【图片提供 韩联社】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相关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