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畿道教育监李在祯:改变教育才能改变社会

周真 기자(jj72@ajunews.com)登录 2020-03-24 16:11修改 2020-03-24 16:35
京畿道教育监(相当于省教育厅长)李在祯近日在首尔接受亚洲新闻集团采访,就新冠疫情对韩国社会的影响、韩国教育的未来方向等问题谈了自身见解。

李在祯就新冠疫情表示,疫情不仅对全世界,对韩国社会也将产生最大的影响,经济模式也将发生变化。他说道:“比新冠肺炎疫情更大的危机是经济危机,全世界都将经历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机,这不会以单纯的传染病事件结束。美国、意大利、法国等相当多的国家现在如果不采取国家介入的计划经济,经济状况就会相当困难。因为这已经超越了经济增长缓慢和通货紧缩等问题,而是关系到人们的生存问题。”

他预测说,韩国的经济结构和社会也将追求“共同富裕”的社会,而不是“弱肉强食”的经济增长,国家也将追求对国民生活全部负责的“大政府”。

随着新冠疫情的恶化,为了应对经济冲击,世界各国争相下调利率,并出台了大规模的财政政策。有预测表示,随着美国和德国分别推进2500万亿和1000万亿韩元规模的经济扶持政策,“大政府时代”即将到来。

李在祯还强调说:“由于新冠疫情,出现了对文化间的理解、人权、和平、环境、国际合作倾注关心的世界市民教育的必要性,而且为应对数码信息化社会和第4次工业革命的未来型教育也将扩散。”

▲新冠疫情将引发世界经济恐慌 各国经济模式将发生变化

李在祯表示,新冠疫情导致市场经济无法运作,持续下去就不是世界经济恐慌的问题,而是资本主义体制会不会崩溃的问题。新冠疫情将长期化,十分严重。各国在防治传染病的同时,如何挽救经济,需要全民一起努力推进国家中心对策。小工商业者、个体户等次上位阶层正在崩溃,政府当前的紧急义务是提供救援,保障他们的生活。弱势群体及其子女已经受到国家体系的保护,这次因新冠疫情被逼上悬崖边的反而是个体户、学院讲师及其他大批非正规职劳动者,政府对他们及子女提供支援是当务之急。

▲新冠疫情加快在线教学等未来教育的到来

李在祯表示,新冠疫情将成为完全改变韩国教育环境和教育政策的契机。他说道:“由于新冠疫情,开学时间被推迟,所有小学、初中、高中学生都不得不参与网络授课,直面突发状况。对我们来说,这是挑战也是机会。我想全国所有学校获得的共同经验就是网络教学的进步,国外已经有一些没有建筑物的学校,教室已经变成了平板电脑或笔记本电脑,我们也要积极适应这种变化。”

李在祯现场展示了“iam School”APP,韩国教育部与京畿道教育厅通过该APP向学生实时发布新冠疫情现状、应对措施、教育厅消息、各个学校进行中的项目以及EBS教育节目,目前用户数在250万左右。李在祯表示,每年1、2月份教育厅都会进行1级教师、校长和讲师资格研修活动,今年最迟也要5月份开始才能保障学校教员充足。现在情况危急,教育厅正在考虑网络进行的方案,今年将面向他们进行人工智能、信息技术领域的课程。

▲改变鼓励等级化、课外教育的大学入学制度

在担心造成集体感染的情况下,京畿道依然有70%的补习学院开课,令学生及学生家长惶惶不安。李在祯表示,迎接第4次工业革命时代到来的关口,韩国社会的产业结构、劳动结构都发生了变化。第4次工业革命时代的教育概念将与现在完全不同。像现在这样的区分年级和班级、班主任老师制度、背诵式的教学、考试评价制度都将消失,评价学生的标准也将从考试分数改为创意能力、合作能力等价值体系,而不是考试分数。为应对这些变化,需要改变未来教育的方向、目标、方式和内容。

李在祯称:“现行的大学入学考试制度的最大问题是等级化。学生与大学的等级化入学制度主张了学院教育风气,出现了从幼儿园开始准备大学入学考试的奇怪现象。有人主张,改善学生簿综合择优录取制度或调整定时募集(9至12月全国统一招生,以高考成绩为主)、随时募集(各大学自主决定招生)比率的对策,但这不能说是根本的对策。教育不是为了5%学习好的学生而存在,而是为了95%的学生而存在,要从根本上改变教育制度。只有改变教育,才能改变社会。”

▲教育的本质是培养孩子自己找到答案、不断提高生活质量的能力

李在祯在京畿道教育厅工作的7年时间里,所制定的政策都指向一个目标,那就是“不放弃一个孩子的教育,打造令学生感到幸福的学校”。学习不是背诵已经成文的答案,而是培养自己找到答案的能力,培养不断提高生活水准的能力。李在祯表示:“通过创新学校与创新教育改变学校文化,努力打造幸福的学校。创新教育是在教育课程、学科选择等充分给予学校方面的自主性,实施以体验等学生为中心的教育,废除分数制、晚自习等。”

截至3月1日,创新学校已从2009年的13家发展到801家,占京畿道中小学校总数(2396家)的33%。另外,为扩大所有学校的创新教育机会,正在运营创新共感学校,今年有1584所(小学817所,初中387所,高中380所)参与创新共感学校。这相当于除创新学校以外的全体对象学校(1595所)的99.3%。可以说,位于京畿道的几乎所有学校都被运营为创新学校或创新共感学校。

李在祯表示,京畿道将比教育部提前3年于2022年全面实施实现学生量身定做型教育制度,摆脱既有的高中学分制教育框架。学分制是学生选定科目,修完学分就可以毕业的制度;量身定做型教育是学生根据自身爱好选择课程,听自己想听的课程。

▲教育自治的最终目标是学校民主主义与学校自治

李在祯表示,通过创新教育的10年确立了将教育之路实践“尊严、正义、和平”的价值。只有一起参与,才能实现教育是新希望的源泉,实现校园民主主义和学校自治。为此,京畿道于2014年开发民主市民、和平市民、世界市民教科书,通过京畿道31个市、郡学生代表参加的地区学生自治会、青少年教育议会等,将学校民主主义指数从2015年的71.4提高到2019年的79.7。

李在祯还表示,为实现京畿道学校自治,正在进行制度方面的努力,比如公开招聘校长、以学生为主的综合检察制度等。教育厅不再一味地从上而下向各学校下达制度政策,而是各级学校制定基本计划向教育厅提供建议。

最后,李在祯提到自己任内所要实现的课题,他表示不但要实现令学生感到幸福的学校,还要实现令老师感到幸福的学校。他认为,只有老师可以自由从事教育活动,所有家庭支持老师的教育,学校才能成为学生们受到尊重感到幸福的学校。
 

【摄影 记者 邵天翔】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上亚洲,知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