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致勋:中国有希望实现经济增长6.1%

소천상 기자(tianxiang@ajunews.com)登录 2020-01-17 17:41修改 2020-01-17 18:07
美国财政部13日(当地时间)发布半年度汇率政策报告,取消对中国“汇率操纵国”的认定,韩国依旧在观察对象国名单当中。去年8月,美国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标签,引发金融市场动荡。短短五个月之后,美方就自我“打脸”。

1月15日(当地时间),中美高级贸易谈判代表将签署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美两国经贸关系缓和,又将产生怎样的影响?本报记者15日采访韩国国际金融中心新兴经济部部长李致勋,听取韩国专家发表自身见解。

▲中美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对双方、对世界将产生怎样的影响?

李致勋: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签署本身表明双方的贸易关系不会再恶化,在这种期待下,有助于缓和对经济的不安感,具有象征意义。中国经济也将因协议的签署,美方承诺取消部分对华产品加征关税,实现加征关税由升到降的转变等措施而缓和,不少投资银行预测中国经济增长展望值将提高0.2个百分点。最近一个月时间里,不少投资银行将中国明年的经济增长展望值从既有的5.8%上调为5.9%。

中美贸易摩擦给美国方面也造成不小的负担,对价值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关税,因为这些产品大都是消费品,造成美国物价上升,引发消费者不满。美方承诺取消部分对华产品加征关税,对美国经济也有积极影响。韩国对中美经济依赖度强,中美签署协议预计对韩国经济也带来积极影响。

不过美国对中国平均关税将从21%下降至19.3%,下调不到2个百分点的实际效果不会很显著。协议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也存在不确定性。比方中国扩大美国农产品进口,中国是否需要并能够消化这么大规模的美国农产品,对此表示疑问。第一阶段协议实施过程中如果出现问题,第二阶段协商将会更加困难重重。美方表示,下一届总统大选之前,中美双方难以再次坐到谈判桌前。一方面美国在这段时间里希望看到第一阶段协议的效果,另一方面美方也知道协议具体实施起来会不容易。中国经济下行风险增大,虽然签署协议会令这种风险有所缓和,但难以短期内从根本上恢复。中国经济内在风险因素多,金融信用风险与不动产泡沫等造成中国经济虽然会反弹,但很难达到具有意义的水平。

▲对以后中美贸易关系,以及中国经济发展怎么看?

李致勋:中美之间确定将开展经济对话,每年两次。比起中美走向对立,这样的对话更加积极也令人期待,双方将更积极开展活动。中美双方的竞争不只有关税问题,本质其实是科学技术和支配权的竞争。中美之间的对立构图,已经胶着化。即便美国总统大选结束,双方关系也难以回到从前。美国要打破自己主导建立的WTO多边主义,用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取代并企图建立新的全球经济秩序。虽然关税的问题可以达成协议,但尖端产业为中心的全球供给网络崩溃,地区经济体间壁垒林立,逆全球化将阻碍全球经济增长、降低发展效率。自由贸易、开放经济的最大优点是相互交流降低费用、提高效率,经济体间相互间如果壁垒林立,发展就要进行双重投资,浪费资源同时不利于经济发展。

▲您怎么评价中国2020经济政策?有何建议?

李致勋:经济政策主要有这些要点:一是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扩大政府支出,稳定经济增长;二是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货币信贷、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同经济发展相适应。通过这些政策,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可以维持在5.9%至6%左右。

要说建议的话,中国面临的问题主要有不动产和就业两个问题。房地产泡沫不是中国所独有的问题,各个国家都有,但中国的房地产泡沫相比较为严重。与国民收入相比,中国房价过高,全世界房价最高的城市都在中国:香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中国的货币供应量是GDP的两倍,导致热钱涌向房地产。房地产要去泡沫,要控制需求与扩大供给并行,提高房产税,特别是闹市区的房产税。高考升学率增高,每年大概有800万大学毕业生走向社会,也许都能就业但找到适合各自的岗位渐渐变得不容易。经济低迷,创造新工作岗位不容易。

政府主导经济增长短期内有效果,2018年中国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为3.8%,超过3%的国际警戒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9年的比例为5.2%。政府负债增加,财政赤字扩大,政府主导的发展长期来看效果有限。中国扩大国有企业改革势在必行,这是最切实有效的方法。中国一直在促进国有企业改革,其实这又涉及前面所提到的就业问题。进行国有企业改革,就会有人下岗,但政府还要促进就业,所以进退两难,改革要进行还要把握好分寸。

▲2020年中国GDP增速预计为6.1%左右,怎么看中国经济发展动向?

李致勋:中国政府扩大财政支出,中美贸易摩擦暂告一段落,1月份到目前出口增加7%……按照这样的势头进行下去,中国实现6.1%的经济增长的可能性为55%,其实是增长5.9%还是6.1%已经没有多大意义。目前消费与服务行业势头良好,达成6.1%应该不难。但要注意信用风险和不动产泡沫、企业负债等问题,促进国有企业改革,降低房价。由于房地产对经济的贡献度达30%,控制房价将会影响土地卖卖间接影响政府财政收入。即便经济增长能够完成6.1%的目标,经济发展还是面临下行压力。

▲美国取消对中国“汇率操纵国”认定的理由及影响?

李致勋:2019年8月,美国财政部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是25年来,美国首次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理由更多是政治方面的因素。美国财政部制定的标准有三条:一是该经济体对美国存在较大的贸易顺差,达到每年200亿美元以上;二是该经济体的经常账户盈余占GDP比重超过2%;三是该经济体持续单向干预外汇市场。

如果一个经济体同时满足三个标准,则被认定为“汇率操纵国”;如果只满足两个指标,会被列入观察名单。对照上述三条所谓“认定标准”,在指定当时中国也只满足第一条。中美贸易摩擦最激烈之时,又逢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破七”,特朗普就认定中国操纵汇率。其实中国并不希望人民币汇率“破七”,从动机到时机都令中国感到很无语。

美国取消对中国“汇率操纵国”主要有中美签署第一阶段协议的影响,还有过去特朗普对中国加税会带动支持率上升,而现在对他的支持率没有多大帮助,对经济发展更没有帮助。取消的影响是积极的,缓和经济不安心理。

▲路透社报道,中国不久将允许外国人在中国设立网络银行,您怎么看?

李致勋:取消在华外资银行、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等金融机构业务范围限制,加快金融业市场开放进程是好事,有助于丰富市场供给,提高企业间的竞争,增强市场活力,同时也有利于吸引外资,缓和美方的压力。网络银行是目前的发展趋势,中国能开放新兴产业肯定将带来积极影响。此外,中国网络支付发达,这也体现中国在这方面的自信。

韩国国际金融中心是韩国政府接受亚洲经济危机的惨痛教训,为防范金融风险、防止危机再现而成立的危机管理机构,运用早期警报系统对金融市场进行24小时分析与监控。

国际金融中心新兴经济部部长李致勋毕业于北京对外经贸大学,回国后获得韩国外国语大学经济学博士,先后就职于国民银行、LG电子国际金融集团等企业,目前在国际金融中心主要负责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研究。李致勋发布研究报告300余篇,论文9篇,并著有《Focus in China》。
 

【摄影 记者 邵天翔】

《 亚洲日报 》 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上亚洲,知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