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辨理士会会长洪章源: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对技术类辨理士是机遇

  • 인쇄
  • 글자크기 작게
  • 글자크기 크게
“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创新融合技术不断涌现,新的市场不断形成。比如IT与金融的融合,技术发展更偏重于融合的层面。未来比任何时候都更注重准确的技术价值评价与新知识产权保障,要想做到这一点,必须具备能够很好地理解技术领域的理工科专业人才,那就是辨理士的优势。”韩国辨理士会会长洪章源近日在接受《亚洲经济》专访时这样表示。

洪章源表示:“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随着产业的高度发展,辨理士也呈现专业化、细分化的趋势。对辨理士而言,最艰难的就是要紧跟技术潮流,不断研究理解新的技术。因为只有理解技术才能和企业一起工作,非专家人士真的能做好这样的事情吗?随着技术的进步,知识产权市场正在扩大,较为讽刺的是辨理士领域却在缩减。最近5年间,主导该领域的都是其他资格证持有者或者非专业人士。即使是为了国家产业发展和企业消费者正确的选择权,也应该将该领域交给最了解和熟悉的辨理士打理。”

他指出,虽然专利可以保护技术强国的基础——研究开发(R&D)结果,但是为该权利代言的辨理士的待遇还停留在20世纪水平。他还主张,如果从政府和企业的研发设计一开始,就让辨理士参与其中,这样可以节约税金、预算并改善辨理士的待遇。

▲领域冲突的根源在于技术专业性

今年48岁的洪章源于上月获得会员投票以54.7%的支持率而当选辨理士会会长,也是辨理士会74年历史上最年轻的会长。两年的任期对一名年富力强的新任会长而言,任期不算很长。但他要对非辨理士专利分析和业务侵害做出应对,并改变不合理的手续费惯例等,面临的任务却十分艰巨。

洪章源指出,从对社会的贡献度和对国家产业技术的贡献方面,应该打造辨理士能够正常发挥力量的环境。特别是韩国自2009年引进法学院制度以后,辨理士与急剧增加的律师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

去年12月,第3万名注册律师完成登记,获得律师资格者将自动获得税务师和辨理士资格。截至本月16日,登记在案的辨理士有9891名(6014人歇业中),而且是把具有辨理士资格的律师与专利厅出身的公务员人数算在内的结果。“饭碗之争”在各团体之间必然变得非常激烈。

洪章源对此持有的立场是:该争的争,当合作的合作。

需要律师协会提供合作的最具代表性案例就是为非专业人士进行产业财产权鉴定或国外专利相关顾问及中介限制法案的通过。共同民主党议员柳东秀于2017年发起提案的辨理士法部分改正案现在在国会“漂流”,已经是第三年。洪章源表示,律师协会方面似乎对此有误会,认为改正案中提到的非专家人士包括律师在内。其实律师有其他法律依据,可以进行相关业务。

另外,在专利相关的民事诉讼中,他将提供与律师正当竞争的依据。韩国宪法裁判所认为,2012年只允许律师代理专利侵犯诉讼的现行法律符合宪法。专利侵害诉讼的宗旨是需要高度的法律知识和公平性、信赖性,因此在民事上应该适用律师诉讼代理原则。但是辨理士业界一直主张:由比任何人都了解技术的辨理士进行辩论,对企业和国家产业保护更有益处。

洪章源表示,从第三方即消费者的立场来看,应该由辨理士进行专利相关民事诉讼。律师当中希望与辨理士展开合作的也不在少数,他本人也曾负责过与中国或日本企业打官司的案例。从辨理士的诞生地英国到韩国的近邻中国,辨理士都可以单独进行诉讼案件,但在韩国不能进行辩论,辨理士要到律师事务所从头到尾解释给律师听。日本的方式是辨理士与律师一同出席辩论,也有人提出采用美国的专利律师路线。但是,要成为专利律师必须是理工科出身,并且要通过美国专利律师考试(Patent Bar Exam)。

洪章源承认韩国内擅长于进行专利诉讼的律师不在少数,但问题是他们大部分都在收费很高的大型律师事务所,对一些中小企业而言,他们更希望将诉讼交给辨理士进行,然而制度上辨理士没有共同诉讼权。专利诉讼是交给处理企业专利业务10余年的辨理士更好,还是交给接触相关领域不久的律师更好?专利申请和维持费用由辨理士承担,如果负责诉讼,费用也不会太大。辨理士不需要重新听技术描述,因为他们一看就知道内容。

韩国第19届、第20届国会都曾提案辨理士法部分改正案,认为中坚企业或中小企业专利纷争中,应该给与辨理士共同诉讼权,但都没能迈过国会的门槛。

▲防止研发(R&D)过程中浪费税金

英国工业革命的力量来自专利。这就是只有精通技术的辨理士为企业和政府R&D做后盾,才能提高国家竞争力的主张日益强烈的原因。但韩国专利手续费已连续10多年停留在150万韩元左右,情况非常恶劣。仅看东南亚国家的专利手续费,就达700至800万韩元。

洪章源指出,辨理士相关基本制度与业务环境没有得到改善,在此情形下,应该努力改善辨理士的工作环境。当日为了防止辨理士开小差,韩国专利厅应该拥有惩戒权。根据现行的辨理士法律,惩戒权在专利厅厅长手中,辨理士资格与惩戒委员会则归专利厅管辖。非辨理士暂且不论,辨理士之间的低价竞争也很严重。为了维持市场秩序,应该限制免费咨询、低价竞争等现象,培养正确的态度。低价竞争导致服务品质的下降,解决方法就是让辨理士从研发企划阶段参与其中。辨理士对既有的或重复的技术了如指掌,如果从设计企划阶段参与,辨理士将提出意见以防止浪费预算,提高效率。

洪章源表示,民间企业和出资企业的研发结果都是专利。专利从一开始就是反映结果,问题是用剩下的预算申请专利的方式。辨理士很快就会发现哪些技术与传统技术重合,从企划、预算分配、研究设计阶段开始就会有所帮助。今年政府的研发预算达24万亿韩元,只要其中的6%做得好,就是成功。要想提高比率,必须从第一个企划阶段开始改变制度,允许辨理士参与其中,减少税金的浪费。

洪章源还认为每个政府机关的知识产权管理方式都不一样,这点也需要进行改善。他说道:“文化体育观光部涉及著作权,科学技术信息通讯部涉及知识产权。商标设计专利是无形资产,应该交由管理最好的部门负责。专利厅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当然,专利厅这个名字也不符合当今时代,是需要改变的。”

洪章源的口号是打造富有影响力的辨理士会,因此需要采取强有力行动的指挥部。洪会长认为,只要通过多种多样的程序,让会员们感受到变化,就可以通过增进会员权益来提高参与度。洪会长决定把在任2年的工资返还给协会,预定上调的会员会费也将被冻结。洪会长表示:“虽然所有人都有问题意识,但是为了变化而采取的行动还是很微弱的。在任期间,为了正确地告知辨理士所面临的问题,并为了改善他们所面临的问题,将会一步步地但是彻底地进行应对。”

注:韩国辨理士会成立于1946年6月26日,前身为朝鲜辨理士会,1962年改名为大韩辨理士会。职务设有会长、副会长、常任理事、事务总长、秘书长等,实体组织有秘书处、辨理士进修院、知识产权研究所、知识产权评估院等。韩国的辨理士有执业与非执业之分,根据韩国辨理士法的规定,辨理士执业须在辨理士会注册成为其会员。能够以辨理士身份执业的除了通过辨理士考试外,律师也可以通过在辨理士协会注册,以辨理士名义执业。

与韩国辨理士会对应的中国组织机构为中华全国专利代理人协会,双方于1991年6月正式交往并缔结了友好关系。
 

韩国辨理士会会长洪章源【摄影 记者 邵天翔】

  • 周真;李范钟 기자(jj72@ajunews.com)

  • 《아주일보》所有作品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图片新闻

    更多